爱嗑瓜子的仓鼠君

世界本不温柔,何必多想

岁月不曾换流年(二)

  大概会有一点云蝉兄妹向,微量
还有时间大概是原时空一天现时空三月。
韩信像是没有听到似的,低头沉默着,摩挲着自己的手指。
“韩先生”,赵云微微拔高的音量,“你除了在下以为,可还在这里见过那里的人?”
“不曾。”韩信叹了口气,他不知该如何解释,一些连自己都不甚明白的东西。
“可是蝉儿还在,等我回去。我答应过要送她一件白色的羽衣。”赵云端起茶杯,轻轻地抿了一口,透过氤氲的雾气。仿佛又看见那个浅笑嫣兮的女子。
“放心,此事终究是因信某而起。在下定会给予您一个完美的答复。”韩信听到他这句话,不自觉皱了皱眉。
“韩先生也不必如此为难,若真是天命,那我与蝉儿也是有缘无分。”赵云难掩的失落。
原时空
“你说什么!还没有找到子龙哥哥。”貂蝉穿着一身粉色的长裙,焦急地询问着。
“小姐,您别着急,大人他吉人自有天相,一定不会出事的。”来人安慰着焦急的貂蝉。
“你们速去寻找,若有什么消息一定要告诉我。”貂蝉微微扬起头,努力将泪水憋回眼眶。这可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。她最亲爱的兄长。
“报,主君传貂蝉姑娘。”就有一人在房外道。
“诺,妾身这就前往。”貂蝉重新整理了一下梳妆,便随那人进了宫。
现时空
“韩先生,你看那是谁!”赵云从窗中瞥见一人。
“那位是?”韩信一时没有反应过来。
“是阿斗。”赵云脱口而出。
“阿斗?”韩信疑惑的念了两遍。
“是主公之子。奇怪,阿斗怎么也会来到这里?我记得那日阿斗,明明是在宫中。”赵云褪去了初见时的惊喜,反倒升起了几分疑惑。
“既然如此,那就追去看看吧。”韩信握住赵云的手腕,拉住他追向那人。
“公子!”赵云见近了便脱口而出一句。
“你是何人?”刘禅转过身来,却是一副不认得赵云的样子。
“公子,我是赵云,常山赵子龙啊。”赵云匆匆解释。
“抱歉,我不叫刘禅,也不认识什么赵云,这位先生莫不是三国看多了,脑子不太清醒吧。”那人冷冷的瞥了赵云与韩信一眼,便转身打算要走。
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
完了完了,更不动了,脑子像是被榨干了一样,给我比个心心好不好ʘᴗʘ

评论(2)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