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嗑瓜子的仓鼠君

世界本不温柔,何必多想

岁月不曾换流年-(一)

架空,穿越,bug很多,文渣,预计短篇,会有加翻,清水
  自己来到这里已经半年了,从未有过的自己真的,是存在的吗?
  喧闹的街市,以及彼此的喇叭声,与染满阴霾的天空都是自己在那里不曾见过的。
  “云哥!哎呦,我就说我不会看错的!”同事沈泽从背后给他来了一个熊抱。
  “出差回来了,一切顺利吗?”赵云温和地笑着,努力把扒在自己肩膀上的人给扒拉下去。
  “嘿嘿,有我沈泽出马什么事儿会不顺利啊!”沈泽嘻嘻哈哈,也没个正形。
  “抱歉,打扰了,这位先生,敢问您可见过我的哥哥,他大约1米9,偏瘦,还扎着一个火红的马尾,刚刚我们被人群冲散了,唉。”突然一名穿着古装cos服的美女打断两人的谈话。她抱歉的弯弯腰。
  “小姐,您要找的人叫什么,年龄多大,有照片或联系方式吗?”赵云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,问她。
  “嗯嗯,有的,哥哥他今年24岁了,叫韩信,照片呀,我找找哎,找到了!”女子的手匆匆划过屏幕,找到了一张照片。
  “诺,这就是我哥哥。”照片上的男子微微皱着眉,嘴唇微抿,一头火红色长发被扎成了一个高高的马尾,非常的英俊帅气却带着几分淡漠。
  “什么?你说他是韩信?”赵云不敢置信的问那名女子。
  “是啊,兄长确实叫韩信。”女子虽说不解,但仍点头答道。
  “什么!竟然和那人长的一模一样。”赵云不自觉的小声嘟囔着。
  “先生您说什么?”女子微微捋捋长发,问道。
  “抱歉,是我失态了,小姐若方便不若留个电话,倘若在下见到了您的兄长,好方便联系你。”赵云握紧的拳头又缓缓松开。
  “嗯,没问题,我来输吧,我叫韩悦悦。”女子轻快的输入电话号码后与两人告别。
  “啧啧,赵云你小子可真是艳福不浅。”沈泽在一旁羡慕到。
  “沈泽,今天我还有事,明天给你接风,我先走了。”赵云抛下独自纳闷的沈泽,一个人走了。
  怎么可能竟然和那人长得一模一样!赵云清晰的记得,半年前自己还没有来到这里时,曾奉主公的命令围剿叛党余孽,哪知竟追进了南漳群山
,粮草将断之时,一名男子将叛贼头颅扔在了自己面前。还未待他开口便是一阵天昏地暗,自己就来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。他直觉自己会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,与那名为韩信的红发男子脱不了干系。
  “滴滴”赵云看向自己突然发出提示声的手机。
  “您有新的短信。”
  韩悦悦:赵云先生我哥已经找到了。但是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。我在哥哥的画室里见到过很像先生您的画像。我哥哥自从半年前从森林里面探险回来,就一直感觉怪怪的。先生,方便和我见个面吗?
  赵云微微皱眉,发现了事情并不简单。这究竟是个阴谋还是个巧合?
  赵云:好的
韩悦悦:百货大厦一楼的咖啡厅可以吗?
赵云:没问题
半个小时后,韩悦悦和她的哥哥韩信,一同出现在了赵云的面前。
“叫你先生,这个是我哥哥韩信,哥哥,这位是赵云先生,你还记得吗,你画过他画像。”韩悦悦起身介绍。
“怎么会是你,你怎么也来这里了?”韩信一把抓住赵云的手,急切的问道。
“在下也不知,只记得那日一阵天昏地暗,便来到了这里,算算已有六个月了。”赵云一瞬间便明白韩信一定知道些什么。
“若是韩先生,知道我等为何来到此处,还望告知,赵某人感激不尽。”赵云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般急切地望着他。
“这里不方便讲话,我们去那里。”韩信对自己的妹妹耳语了两句。
“那哥,赵先生,我先告辞了。”韩悦悦说完拿起自己的包离开了咖啡厅。
“去楼上的包间。”韩信在前面带路。
房间中两人对坐着。
“还望韩先生告诉赵云,赵某人为何会来到此地,我在那个时代的亲人可好?”赵云眼中有担忧,有疑惑。
“赵云,将你牵扯进此事,我实属无奈,当日实在是我太过鲁莽了,我刚刚将那贼首斩下,误触了一个阵法,将我等传送至这个时空,我现在正在努力找寻回去的办法。信某,实在抱歉。”韩信抱歉的冲他拱拱手。
“那韩先生找的如何了?”赵云问到。
“一头雾水,没有解法。”韩信苦笑道。
“这可如何是好。”赵云皱起英气的眉。
下章会揭开很多东西啦,不要急,只是个短篇,不会坑的,吧吧吧。。。

评论(8)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