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嗑瓜子的仓鼠君

世界本不温柔,何必多想

岁月不曾换流年(二)

  大概会有一点云蝉兄妹向,微量
还有时间大概是原时空一天现时空三月。
韩信像是没有听到似的,低头沉默着,摩挲着自己的手指。
“韩先生”,赵云微微拔高的音量,“你除了在下以为,可还在这里见过那里的人?”
“不曾。”韩信叹了口气,他不知该如何解释,一些连自己都不甚明白的东西。
“可是蝉儿还在,等我回去。我答应过要送她一件白色的羽衣。”赵云端起茶杯,轻轻地抿了一口,透过氤氲的雾气。仿佛又看见那个浅笑嫣兮的女子。
“放心,此事终究是因信某而起。在下定会给予您一个完美的答复。”韩信听到他这句话,不自觉皱了皱眉。
“韩先生也不必如此为难,若真是天命,那我与蝉儿也是有缘无分。”赵云难掩的失落。
原时空
“你说什么!还没有找到子龙哥哥。”貂蝉穿着一身粉色的长裙,焦急地询问着。
“小姐,您别着急,大人他吉人自有天相,一定不会出事的。”来人安慰着焦急的貂蝉。
“你们速去寻找,若有什么消息一定要告诉我。”貂蝉微微扬起头,努力将泪水憋回眼眶。这可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。她最亲爱的兄长。
“报,主君传貂蝉姑娘。”就有一人在房外道。
“诺,妾身这就前往。”貂蝉重新整理了一下梳妆,便随那人进了宫。
现时空
“韩先生,你看那是谁!”赵云从窗中瞥见一人。
“那位是?”韩信一时没有反应过来。
“是阿斗。”赵云脱口而出。
“阿斗?”韩信疑惑的念了两遍。
“是主公之子。奇怪,阿斗怎么也会来到这里?我记得那日阿斗,明明是在宫中。”赵云褪去了初见时的惊喜,反倒升起了几分疑惑。
“既然如此,那就追去看看吧。”韩信握住赵云的手腕,拉住他追向那人。
“公子!”赵云见近了便脱口而出一句。
“你是何人?”刘禅转过身来,却是一副不认得赵云的样子。
“公子,我是赵云,常山赵子龙啊。”赵云匆匆解释。
“抱歉,我不叫刘禅,也不认识什么赵云,这位先生莫不是三国看多了,脑子不太清醒吧。”那人冷冷的瞥了赵云与韩信一眼,便转身打算要走。
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
完了完了,更不动了,脑子像是被榨干了一样,给我比个心心好不好ʘᴗʘ

岁月不曾换流年-(一)

架空,穿越,bug很多,文渣,预计短篇,会有加翻,清水
  自己来到这里已经半年了,从未有过的自己真的,是存在的吗?
  喧闹的街市,以及彼此的喇叭声,与染满阴霾的天空都是自己在那里不曾见过的。
  “云哥!哎呦,我就说我不会看错的!”同事沈泽从背后给他来了一个熊抱。
  “出差回来了,一切顺利吗?”赵云温和地笑着,努力把扒在自己肩膀上的人给扒拉下去。
  “嘿嘿,有我沈泽出马什么事儿会不顺利啊!”沈泽嘻嘻哈哈,也没个正形。
  “抱歉,打扰了,这位先生,敢问您可见过我的哥哥,他大约1米9,偏瘦,还扎着一个火红的马尾,刚刚我们被人群冲散了,唉。”突然一名穿着古装cos服的美女打断两人的谈话。她抱歉的弯弯腰。
  “小姐,您要找的人叫什么,年龄多大,有照片或联系方式吗?”赵云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,问她。
  “嗯嗯,有的,哥哥他今年24岁了,叫韩信,照片呀,我找找哎,找到了!”女子的手匆匆划过屏幕,找到了一张照片。
  “诺,这就是我哥哥。”照片上的男子微微皱着眉,嘴唇微抿,一头火红色长发被扎成了一个高高的马尾,非常的英俊帅气却带着几分淡漠。
  “什么?你说他是韩信?”赵云不敢置信的问那名女子。
  “是啊,兄长确实叫韩信。”女子虽说不解,但仍点头答道。
  “什么!竟然和那人长的一模一样。”赵云不自觉的小声嘟囔着。
  “先生您说什么?”女子微微捋捋长发,问道。
  “抱歉,是我失态了,小姐若方便不若留个电话,倘若在下见到了您的兄长,好方便联系你。”赵云握紧的拳头又缓缓松开。
  “嗯,没问题,我来输吧,我叫韩悦悦。”女子轻快的输入电话号码后与两人告别。
  “啧啧,赵云你小子可真是艳福不浅。”沈泽在一旁羡慕到。
  “沈泽,今天我还有事,明天给你接风,我先走了。”赵云抛下独自纳闷的沈泽,一个人走了。
  怎么可能竟然和那人长得一模一样!赵云清晰的记得,半年前自己还没有来到这里时,曾奉主公的命令围剿叛党余孽,哪知竟追进了南漳群山
,粮草将断之时,一名男子将叛贼头颅扔在了自己面前。还未待他开口便是一阵天昏地暗,自己就来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。他直觉自己会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,与那名为韩信的红发男子脱不了干系。
  “滴滴”赵云看向自己突然发出提示声的手机。
  “您有新的短信。”
  韩悦悦:赵云先生我哥已经找到了。但是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。我在哥哥的画室里见到过很像先生您的画像。我哥哥自从半年前从森林里面探险回来,就一直感觉怪怪的。先生,方便和我见个面吗?
  赵云微微皱眉,发现了事情并不简单。这究竟是个阴谋还是个巧合?
  赵云:好的
韩悦悦:百货大厦一楼的咖啡厅可以吗?
赵云:没问题
半个小时后,韩悦悦和她的哥哥韩信,一同出现在了赵云的面前。
“叫你先生,这个是我哥哥韩信,哥哥,这位是赵云先生,你还记得吗,你画过他画像。”韩悦悦起身介绍。
“怎么会是你,你怎么也来这里了?”韩信一把抓住赵云的手,急切的问道。
“在下也不知,只记得那日一阵天昏地暗,便来到了这里,算算已有六个月了。”赵云一瞬间便明白韩信一定知道些什么。
“若是韩先生,知道我等为何来到此处,还望告知,赵某人感激不尽。”赵云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般急切地望着他。
“这里不方便讲话,我们去那里。”韩信对自己的妹妹耳语了两句。
“那哥,赵先生,我先告辞了。”韩悦悦说完拿起自己的包离开了咖啡厅。
“去楼上的包间。”韩信在前面带路。
房间中两人对坐着。
“还望韩先生告诉赵云,赵某人为何会来到此地,我在那个时代的亲人可好?”赵云眼中有担忧,有疑惑。
“赵云,将你牵扯进此事,我实属无奈,当日实在是我太过鲁莽了,我刚刚将那贼首斩下,误触了一个阵法,将我等传送至这个时空,我现在正在努力找寻回去的办法。信某,实在抱歉。”韩信抱歉的冲他拱拱手。
“那韩先生找的如何了?”赵云问到。
“一头雾水,没有解法。”韩信苦笑道。
“这可如何是好。”赵云皱起英气的眉。
下章会揭开很多东西啦,不要急,只是个短篇,不会坑的,吧吧吧。。。

不再见,好吗?(三)

“那好,接着吃,桂花藕粉还要来份吗?”叶修敛去神情。
“嗯,好啊,你怎么不吃啊?”蓝河认真地吃着问。
“吃了的,你也多吃点,要不我给你张会员卡吧,以后还可以来吃。”叶修看着瓷碗,有一下没一下地搅着汤。
“不了,我要去B市了,可能就不会再来H市了。”既然要走,那就彻底离开,不,不拖泥带水,怕自己离不开你啊。
“哦,嗯。”叶修安静了。
回到上林苑的屋子,旋旎的气氛莫名燃起,两个人都放纵了一夜巫山云雨。
“走了,早餐是青菜火腿粥,在锅上闷着,起来就可以吃了。---蓝”床头的便签是蓝河在这个家里留下最后的痕迹。呵,明明昨天的气息还充斥着屋子,一向情Q跑偏的叶修脑子里蹦出来个词,人去楼空,哥被甩了。
更一点点看有没有人啦,今天还有二更(*/∇\*)

擦肩却不配 动物向 狐狸叶×小鲸蓝

脑洞来自抓到的娃娃和同桌借我看的《你的名字》还挺好看的
一发完结,剧情无
“它是谁?”蓝河透过水看上去,是一只慵懒的狐狸。
“这鱼看上去挺好吃!想尝尝。”叶修同样透过水层,看见一只小蓝鱼。(叶•没生物知识•修)
“它的眼睛真好看!”蓝河羡慕地想。
“它的皮看上去挺厚的,不知道咬不咬得动。”叶修得出一个结论。
“它的毛好软的样子,好想摸一下!”蓝河又向水面靠近一点。
“它要上岸?”叶修眯着眼睛想,身子微微往前探。
“它要下水?”蓝河莫名兴奋。
“哗——”
“咻——”
两声过后,却只是擦肩而过。蓝河带上的水,溅在叶修的毛上;叶修爪子上粘的碎草,飘到了蓝河的鳍上。一瞬间的失神。
“嘭——”
等叶修回过神,小蓝鱼已经游远了;等蓝河回过神,自己已经转头不见岸了。
这像是一个意外,蓝河长大了,成为鲸群的一个高层;叶修不断扩张势力,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狐老大。
“曾经我遇见过一只小蓝鱼”
“曾经我遇见过一只毛狐狸”
“它很神奇”
“它很迷人”
“它把我吸引了”
“我被它吸引了”
“可是再见不了了”
“可是再没见过了”
“我想来生为一只鱼”
“我想来生为一只狐”
来生,叶修是鲸,蓝河是狐,依旧在水边,一场惊遇后,无尽感慨。
那么,我要为狐,我要为鲸。
不断擦肩,却依然错过。
此生此世,隔水一次的相望,却造就了千万次的错过。
不变了,哪怕一生只见一次,我却有一生去沉淀。
END
这篇就是脑洞大开的坑作,下周就要考试了,好紧张(*/∇\*)

不再见,好吗?(二)

“小蓝,吃饭去吧。哥知道这附近有家馆子味道不错。”叶修点了根烟,缓缓吐了个烟圈。
“嗯,有桂花藕粉吗?”蓝河撑着小舟向湖岸,随口一问。
“有,你怎么那么爱吃呢,多少年了,还没腻?”叶修感叹了句。
“一直都爱吃。”蓝河轻轻答到,就如爱你,多年从未变。
上岸后,叶修去牵蓝河,入手触感却十分奇怪,那双熟悉的手上本只有一层薄茧,骨节分明,可现在上面却有几道深深的痕迹。平时蓝河虽然不像他们一样,视手如命,却也不会随便作贱。
“疼吗?怎么犯傻,没必要的。”轻轻吹了几口气,叶修指尖轻轻划过凹痕,蓝河微微皱眉,叶修低不可闻地叹了口气,既然不愿,那他不说便是。
“君桥阁?君莫笑和蓝桥春雪吗?你怎么找到的?”蓝河望了望招牌,心里一暖。
“进去吧,这家菜好吃,老板人也很好。”叶修拉着蓝河进了一个包房,点的全是蓝河爱吃的菜。
“小蓝,好吃吗?”叶修第一次露出祈求的神情。
蓝河几欲动容,却是逼着自己决绝,“嗯,好吃。”
“那,不走好吗?我们可以重新开始,你要是喜欢四处游玩,那哥这些年赚的钱,够养我们一辈子了,小蓝。”叶修犹豫半晌,终是说到。
“对不起,叶修,抱歉了,我和你,不一样,我是家中独子,你还有个弟弟,我,放不下父母,他们已经老了,我,不能再任性了。”蓝河的话一点点浇灭了叶修眼中的希望。

不再见,好吗?tag新人入坑,求带带 这是个坑,大概周更

“叶修,我们分手吧。”蓝河头一次如此强硬的说话。
“嗯,那好,什么时候走?”叶修把棒棒糖拿下来,点了根烟,叼着根烟问。原来为了蓝河戒烟,现在分了,那就无所谓了。
“我东西不多,今天收拾收拾,明天,就走了。”蓝河压抑着哭声,口气随意的如同他只是去出一趟远差,只不过,不会再回来而已。
“晚上做什么?”叶修叼着烟问,含糊不清。
“都行,听你的。”蓝河垂着头,呆毛依旧翘着。
“嗯,那出去走走吧。”叶修披了件外套,打开门,十二月的H市,真冷。
“嗯,等等我。”蓝河戴上围巾,匆匆跟上,是啊,好冷。
两个人在一起快三年了,却没真真正正出门约过会,这下分了,倒是补上了。
“听说当年白娘子是在这碰上许仙的。”蓝河伸手接住一滴飘雨。
“嗯。”叶修应了声表示听见了。
“听说他们曾在这里泛舟对酌。”蓝河拉着叶修上了一叶扁舟,两人分立船头船尾,无人划桨,船在湖上悠悠荡荡,就着昏暗的天,风雨欲来。
“想喝酒了?”叶修看着湖上问。
“嗯,算了吧,不敢和你喝。”蓝河像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,弯了弯嘴角,浮过一抹笑。